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精品文学

你为了他求本王 又粗又大的鸡巴

2020-07-09 08:21:01精品文学

简介 玉帝猛然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,眼中射出杀机! 王母娘娘脸上冷意浮动,西王母脸上的微笑已经停滞了,而我妈灰沐月,麒麟均是神色担心,脸色苍白的灰雅儿立马大叫了一声唐曼姐,然后

    玉帝猛然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,眼中射出杀机!

    王母娘娘脸上冷意浮动,西王母脸上的微笑已经停滞了,而我妈灰沐月,麒麟均是神色担心,脸色苍白的灰雅儿立马大叫了一声唐曼姐,然后咬牙的一闪朝唐曼冲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轻响,那恐怖拳影之中的唐曼瞬间溃散开去,这带头尊者见此脸色一惊,立马沉声了一句,“幻身仙法?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去,就已经看到了唐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神奇的越过了他,到了他身后,完好无损,没有在恐怖拳影下影响到分毫,这带头尊者脸色难看无比了。

    这胸口鲜血淋漓的尊者见唐曼居然越过了带头尊者,他也是露出震惊,再看唐曼已经朝他攻击过来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如同清风一般,无声的已经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尊者嘴角狠狠抽搐,也是大喝了一声,抬手一拳就朝唐曼砸去,轰的一声巨响!

    手与拳头对击飞瞬间,一圈灵光从中激荡开来,这尊者嘴角抽搐了几下,流出鲜血,唐曼手臂一震,这尊者脸上露出剧痛之色,当即当即一声惨叫的飞了出去,同样摔在了地上,如同木头一般的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唐曼徐徐收回手掌,转身看了带头尊者一眼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而灰雅儿在唐曼身边浮现而出,带头尊者脸色一阵铁青了,冷哼了一声,冷冷道,“绿衣仙女真是好手段!贫僧眼界大开了!”

    “你的无耻,也让我眼界大开了。”

    唐曼淡淡说了一句,如此明言,让在场众仙纷纷大笑起来,王母娘娘与西王母纷纷松了口气,而玉帝嘴角一翘,重新坐在了龙椅之上。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脸色阴沉下来,他朝肥胖尊者看去,这肥胖尊者瞬间睁开眼睛,眼珠之中闪现出佛光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了,第二局平手,那第三局就是一决胜负的时候了,这位凡人施主,准备吧!”带头尊者看了我一眼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着,大手一招,刚才用作切磋默契的十八颗佛珠灵光大放之下,骤然缩小,随即连接在一起,朝这带头尊者飞了过去,带头尊者接了下来,一甩的放在了脖子之上。

    我朝肥胖尊者看去,这位西方佛算第一人此刻还是脸色淡然,他手指一颗一颗的转动他手中的那串佛珠,仿佛第一局大败,第二局平手,第三局他还是信心在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这第三局要是赢了,那么整个切磋就是平手了,可能还有第四局出来!

    但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!

    肥胖尊者一步一步凌空的从空中走下来,动作轻盈,仿佛下来只是游山玩水一般,他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唐曼与灰雅儿走了回来,我重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西王母冲灰雅儿轻轻一拂,一道灵光一卷的围着灰雅儿环环一绕,灰雅儿脸上的苍白快速的恢复,白里透红起来,灰雅儿立马躬身对西王母作礼,“多谢西王母……”

    西王母微笑摇头问,“小麒麟,你母亲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灰雅儿一愣,下意识朝我妈灰沐月看去,立马恍然,随即脸微微一红的道,“多谢姥姥……”

    西王母温柔的抚了抚灰雅儿的额头,随即问唐曼没事吧?唐曼摇头。

    唐曼,灰雅儿,我妈灰沐月,麒麟,还有西王母都看着我,我对她们微微点头,随后遥遥的看了龙椅上的玉帝一眼,玉帝神色不变,我对他微微点头,玉帝摆了摆手,再次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我收回目光,朝切磋场地走去。

    这肥胖尊者微笑的看着我,眼中的佛光再次闪动出光芒来,附近一些神仙下意识眼睛一闭的,不能看他的眼睛,似乎被这种眼睛的佛光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但我神色不变的看着他,没有受到一丝影响,体内气涌动下,我双眼冒出灵光,隐约可见,两种截然不同的目光对视,一丝轻响诡异响彻开来,这肥胖尊者双目佛光似乎被清风吹了一下,暗淡了一分,他脸上的微笑顿时微微停滞了。

    在场众仙再次看他,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了。

    我朝带头尊者看去,“这一场如何切磋?”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道,“既然是算命,那么简单了,这里有四杯茶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大袖一摆,附近的一张桌子便是被他操控之下的来到了我和肥胖尊者中间,桌子上灵光涌动,便是出现了四杯冒着热气的清茶。

    茶香飘散,让四周都处于了清香之中,清新怡人。

    全场众仙见此一幕,脸色顿时一变了。

    我目光一凝的看着这四杯清茶,心中隐隐想到了什么,而肥胖尊者脸色不变。

    带头尊者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你身为算命师,那么可以算我师弟,也可以破破你们的禁忌算自己,那这一局简单了,喝茶就行了,这四杯茶之中,有一杯有我灵山一株“千虫草”的种子,谁喝到了这一杯,就算输!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全场众仙纷纷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千虫草?这一局居然要比生死?!”

    “唉,千虫草这种东西别说是凡人了,就是神仙喝了也会当场暴毙啊!这一局太危险了,谁输了就是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的声音传入我耳中,至始至终肥胖尊者脸色没有一丝变化,反倒动了动脸上的肥肉,对我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再次露出笑容,“当然,提前弃权也是可以的,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,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,施主还是要三思而行啊,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肥胖尊者,脸上没有一丝异色,我和他对望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西王母突然开口了,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了,而唐曼,灰雅儿,我妈灰沐月均是死死盯着带头尊者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去,唐曼与灰雅儿对我摇头,我笑了笑,用口型对她们说放心好了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脸上的担心没用退去半分,反倒更加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一局西王母决定弃权了?”这带头尊者微微一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千虫草的毒性太强了,凡人,神仙沾即毙命,你真的要如此?”

    西王母目光一凝的盯着带头尊者,声音第一次清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西王母你刚才不是说了,想让我们看看算命之术的真正厉害之处吗?我想这种方法是最简单的,我这师弟视死如归了,也想看看这算命之术的玄妙之处,我反倒是为我师弟惋惜了,他拼命如此,而你们却想临阵退缩了?”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摇头说道,“莫非这算命之术是骗人的把戏?没有真才实学,所以才不敢吗?如果是这样,那你们弃权就好了,贫僧不想他人枉送性命,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西王母没有回答她这话,只是望向了我,“李天,这一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,西王母您放心好了。”我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西王母目光深深起来,几秒钟后,她微微点头,“好,但如果这一局有任何问题,今日你们五个谁也走不了,他日西方灵山,我也会亲自登门拜访的!”

    西王母的声音响彻天空。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眉头一皱,一摆手,“既然如此,随时恭候西王母大驾了!那开始吧!”

    西王母小声对唐曼,灰雅儿,还有我妈灰沐月说了几句,她们才没有走出来,但她们三个人的目光均是无比担心,唐曼与灰雅儿已经眼眸微红了,她们两个很想站出来,但下午对她们两个摇头,这一局我不上不行,这是西王母给我争取,也是玉帝给我的一个机会,我必须把握住。

    我目光深深的望了她们最后一眼,转过头去看着桌子上的四杯清茶。

    这四杯茶没有任何不同之处,我和肥胖尊者每人喝两杯就行了,但其中一杯是喝了立马会死的毒茶,我两次破禁忌后的反噬就在此刻了吗?

    我心中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