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精品文学

边吃上面边膜下 小雪的大学生活

2020-07-09 09:15:01精品文学

简介 我望着手中的茶杯,全场安静到了一根针落地都可以听得到的地步,众仙都望着我,我眼角余光能够看到玉帝已经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,他脸上有一丝紧张之色。 他挖的这个坑能否成

    我望着手中的茶杯,全场安静到了一根针落地都可以听得到的地步,众仙都望着我,我眼角余光能够看到玉帝已经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,他脸上有一丝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他挖的这个坑能否成,眼下就看我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肥胖尊者却是一直看着我,他没有动,他不敢动。

    我平静的看了他一眼,将手中的杯子往嘴边送。

    肥胖尊者死死盯着我的一切举动。

    “李天……”

    西王母的声音响起,我回头一看,发现西王母脸上有担忧的神色,而唐曼,灰雅儿她们两个已经脸色出奇的平静了,她们的眼眸愣愣的望着我,而我妈灰沐月已经是目光闪动了。

    至于麒麟,则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确定了?”西王母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如此了,喝吧。”西王母露出一丝微笑的点头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中的茶杯,咕噜一声,将茶杯里面的茶一饮而尽,感觉温热的茶水进喉入腹,温温热热的,颇为舒服,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
    我没有感觉到其他的就没有一丝感觉了,我没有倒地,也没有口吐鲜血,全场众仙瞬间沸腾起来,我首先回头看唐曼与灰雅儿,她们两个眼眶湿润的对我微笑,而我妈灰沐月已经是喜极而泣了……

    随即我嘴角一翘,转头望着肥胖尊者,他看我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发生,他整张脸瞬间煞白了,满脸难以置信,“不可能的,我推衍出来的是你吐血身亡的,你怎么可能没事?我佛算第一人怎么可能输给你一个凡人?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手中的茶喝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肥胖尊者脸上露出一抹狠毒,翻手就将手中的茶杯要摔在地上,噗呲一声轻响,一道灵光一卷而来的瞬间笼罩住了他,他整个摔茶杯的动作也是定格般的停止了,肥胖尊者顿时满脸惊怒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这一局不能有任何问题,还请尊者愿赌服输吧!”西王母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肥胖尊者立马大喝了一声,浑身横肉甩动之下,一股金光居然从体内透散而出,下一刻,就是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巨响四散开来,只见金光与灵光剧烈的撞击之下,这肥胖尊者似乎想用肉身来破了西王母的的定身之法。

    但任凭其中的肥胖尊者如何动用惊人的秘术,但笼罩着他的灵光至始至终却是丝毫不动,肥胖尊者脸色苍白之下,盯着西王母冷冷道,“西王母,难道你想勾起天界与西方的争斗?贫僧希望你考虑清楚,到时候真要是战乱了,你西王母难辞其咎的!”

    西王母平静的看着他道,“难辞其咎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愿赌服输这四个字,就算是你们佛祖在此地,我想这四个字也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,倒是你,输了不承担后果,完全与小人无异,这就是你西方的处事风格?你们佛祖要是知道了他的座下尊者,居然这么摸黑西方灵山,他恐怕也会勃然大怒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肥胖尊者惊怒异常,他目光一凝的看向了玉帝,声音冷冷,“玉帝,放了贫僧!此事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玉帝抬手就是遥遥的对着肥胖尊者一摆,一道淡金色的灵光呼啸而出,一闪的末入笼罩着肥胖尊者的灵光之中,啪的一声脆响,肥胖尊者整个一边脸颊出现了一个猩红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玉帝出手甩了他一巴掌!

    全场寂静无比了,玉帝居然亲自出手了?

    肥胖尊者面露不可思议的神色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空中悬浮的带头尊者,他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,脸色无法形容的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这四个字在哪里都行得通!还有,你在朕面前,只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,对朕不敬,朕可是要惩罚你的!……还是你觉得,你不喝,你觉得可能?”玉帝目光淡淡的看着肥胖尊者。

    这肥胖尊者已经是惊怒异常了,他艰难的回头看着悬浮的带头尊者,“师兄,救我出去,这千虫草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遥遥的看了玉帝与西王母一眼,双手合一,看着自己师弟肥胖尊者平静的说道,“阿弥陀佛,师弟,愿赌服输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……”肥胖尊者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师弟,难道你想回去之后接受佛祖的惩罚?”带头尊者脸色一沉了。

    肥胖尊者脸上下意识露出一丝畏惧之色,他咬牙的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,随即盯着西王母西王母道,“放开!”

    西王母没有说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,但覆盖在肥胖尊者体表的灵光一闪的消失不见,肥胖尊者恢复了行动能力,他咬牙的将手中茶杯一饮而尽,茶入他口的瞬间,一股黑色从他口中钻了出来,他整个脸瞬间变成透黑之色来,

    咔嚓一声,肥胖尊者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,他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脸上的肌肉在剧烈跳动,似乎在承受巨大的痛苦,他艰难的伸手对着带头尊者,声音小到了听不到的地步,“师兄,解药,解药救我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看了玉帝一眼,大袖一摆,一丝粉红色的灵光一卷而出,一闪的钻进了肥胖尊者身体之中,肥胖尊者漆黑的脸上顿时露出舒畅之色来,扑通一声,肥胖尊者巨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双手合一,首先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随即遥遥对着玉帝与西王母躬身作礼,“既然切磋已经结束,那贫僧告退了!”

    他说着大袖一摆,四道灵光从他袖口之中一卷而出,朝地上四位均是昏迷的尊者一卷而去,四位尊者从地上一飞而起,他想带四位尊者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西王母目光微微一凝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想走?”玉帝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带头尊者嘴角狠狠抽搐,但还是躬身道,“玉帝还有什么吩咐?还是想托贫僧给佛祖传话?如果是,那贫僧一定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玉帝看了他一眼,随即有意无意的朝远处天边看了一眼,缓缓道,“传话这种小事就不劳烦第一尊者了,五位风尘仆仆的到了天界,朕不尽尽地主之谊还真是说不过去的,再说了,尊者似乎忘记了刚才的赌约啊,说了留在天界千年万年,尊者记性不好忘记了,没事,朕提醒你就是了,……来啊,地衣元帅,好好的招待五位西方的尊者!天界地大物博的,千万不要让五位尊者迷路了,不然,那难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远处的张强立马双手抱拳的点头,他一抬手,在场所有天兵立马将带头尊者与四位昏迷的尊者团团围住了,这带头尊者脸色铁青异常了,他死死盯着玉帝,“玉帝,这么做不太好吧,佛祖要是知道了,他会亲自登门拜访的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玉帝嘴角一翘,“那朕恭候佛祖大驾!而且已经很久很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带头尊者脸色难看,他扫视着包围着他的众多天兵,体表气息一时间都收缩不定了,玉帝坐了下来,“地衣元帅,第一尊者似乎想活动活动,你也不用客气,陪他玩玩,让第一尊者尽兴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张强点头,他手掌直接一平摊,手中灵光涌动之中,居然出现了一条金色的绳子,我看到这条金色绳子,立马眼皮跳动了,玉帝居然早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张强没有任何停顿,直接将手中的金色绳子一抛而出,这金色绳子灵光大放之下,骤然延伸,一闪的就朝带头尊者缠绕而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