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精品文学

双腿拉到头顶大字绑在床头 cherry冰

2020-07-09 10:09:01精品文学

简介 我听了玉帝这话,没有一丝慌乱,平静异常。 “不说话,是代表你认罪了?”玉帝冷笑了一声。 “我这次上天明白了一个道理。”我看着玉帝道。 玉帝起了一分兴趣,“说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玉帝这话,没有一丝慌乱,平静异常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,是代表你认罪了?”玉帝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上天明白了一个道理。”我看着玉帝道。

    玉帝起了一分兴趣,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天界你既然作为主宰,那么你真的想杀一个人的时候,他即使实力再强,他逃不了,更不可能逃一千多年。”我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当年我对麒麟放水了?”玉帝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点头,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刚才所有事情,包括五大尊者现身,包括将五大尊者抓起来,整件事情都在玉帝的掌控之中,玉帝名正言顺的将五大尊者抓起来,佛祖即使在场,也说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坑,挖得如此名正言顺……掉下来的第一批人,就是五大尊者,不,加上天牢之中的那个,应该是六大尊者,毫无任何意外的掉了下去,而现在这个坑只是掉了一些小鱼小虾,但这些小鱼小虾可以引出佛祖,所以这个坑,真正是他给佛祖挖的……

    如此心思缜密,不惜用重伤来引五大尊者现身,恐怕他这个重伤也是故意为之的吧,让佛祖掉以轻心的派五大尊者过来讨人,如此心思,算是让人细思极恐了,这样的他,真要杀麒麟,我觉得当年的麒麟跑不掉。

    玉帝目光微深的看了我一眼,嘴角一翘,“麒麟虽说触碰了我的逆鳞,帮助我女儿逃下阳间,但罪也不至于让我真正的诛杀他的,毕竟我跟他的关系之前还不错,只是我并不知道当年的你们想干什么,之所以下令追杀,也不过是麒麟想玩,那么我配合的陪着玩玩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玉帝这么说,我顿时微微的吸了口气,果然是这样,当年的玉帝下令,真的是顺水推舟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所以麒麟的近两千年的一切,都在你的注视之中?”我看着玉帝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玉帝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,只是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了一分,他反问,“你觉得是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只能摇头说不是,应该不可能的,麒麟逃下阳间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一直被玉帝监控?

    而且还在西王母暗自帮助的情况下?

    玉帝淡淡再次开口了,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,“麒麟天君出生之后,地府生死簿之中就有了她的名字,我才知道麒麟想干什么,不过命令已经下了,这件事还是要继续下去的,毕竟事情你们开头了,我半路突然不玩了,那不是代表我怕了你们两个了?”

    我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次这件事,也算是你名正言顺的给麒麟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算是,这也算是他自己把握了这个机会,如果他输了,机会可就没了。”玉帝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他目光一凝的看着我,缓缓道,“倒是你聪明了一回,不然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中顿时苦笑起来,他说的这个“聪明”,恐怕是指我刚才没有将他分魂黄帝的事情当众说出来吧。

    我之前想说,十分想以蚩尤二字来做筹码让他放了灰雅儿与唐曼,不过我那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人,就是在九重天与我师傅下棋的那个老者,那个老者的打扮十分古老,而且至始至终神情那般悠然,加上能请我师傅上来,恐怕那老者就是华夏之祖,飞升天界,而且与我师傅有过一面之缘的黄帝吧!

    这算是,玉帝提前派黄帝给我提了个醒,我刚才想到的时候,也是心中震惊了,玉帝的心思真是让人无法猜测。

    我刚才如果说出来了,那事情真不是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玉帝道,“蚩尤在地府等你。”

    玉帝当即冷哼了一声,“哼,我当然知道他在等我了,这蚩尤,我在当年就暗示他我的身份了,想引他入正途,不过他却是偏偏剑走偏锋,在阳间肆意妄为,这么多年了,居然还一直暗中在收集我在阳间的一些事情,他这是想反我!”

    他说道这里,脸上也是有一抹煞气浮现。

    我顿时沉默了,看来如果刚才我将黄帝的事情说出来了,用了蚩尤这个筹码,可能会让玉帝措手不及,但他肯定有解决的方法的。

    “蚩尤这个家伙,我会下阴间亲自见他一次的,我倒要看看,他在我面前还想耍什么花样!知道我一些事情就可以要挟到我了?区区在天界一个空了数千年的仙位,还真以为我拿他没有办法了?”玉帝声音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道这里,语气一转,“倒是你的聪明救了你,也缓解了整个事情,不过有些事我不希望其他人,其他神仙知道,这点我不会再说第二遍。”玉帝脸上恢复平静,望着我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点头,在九重天的时候,我师傅已经暗示我了,这件事的确是不能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今天这件事你做得不错,我这个坑能够挖开,你算是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。”玉帝语气缓和了几分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对付西方佛祖?”我犹豫了一下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没有资格?”玉帝淡淡反问。

    我摇头,如果玉帝都没有资格,那谁还有?这五位尊者如今被玉帝抓了起来,也是一个趁机发挥的重要手段,可能玉帝已经想好如何用这几个尊者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去西方,佛祖可没把我当成玉帝的,他也不当我是玉帝很多年了,故意用一个把戏让我与一名古佛争斗,好,我顺你的意思,你说斗就斗好了,要伤我,也可以主动伤给你看……不过代价是彻底激怒我了!”玉帝双目一寒,蓦然眼中精光闪烁的朝屋子外面看去,似乎透过了屋子,已经遥遥的看向了西方一般。

    “说说,如今六名尊者在我手中了,你猜测他什么时候会过来?”玉帝看着我问,声音居然有一丝异色浮现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这是想让我给他算一卦的意思?先不说其他的,就算是玉帝主动配合我算卦,但涉及到西方的主宰佛祖,我能不能算还是一个问题呢,如何能给意见?我想以佛祖的神通,加上刚才玉帝不动声色的朝天空远处看去,我想佛祖恐怕已经以他的方法知道了此刻这里发生的一切了,自然是也知道玉帝想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过今日西方算是大丢面子了,佛祖不来,恐怕颜面会大失啊!

    “玉帝你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?”我微微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你在第一次算我的时候,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,本想破例提拔提拔你的时候,你居然自己自杀了,让我也是意外,周周转转的到了你现在这一世,实力虽说比不上当年的你了,但你能看透我这次给佛祖挖坑,并且配合了我挖这个坑,心智方面恐怕不比当年的你差多少的。对付佛祖这事,能给我出谋划策的,我想天界之中只有寥寥无几,你算是其中一个,说吧。”玉帝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我微微沉默了,他这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啊,佛祖可没玉帝这么好说话吧?恐怕哦这边这说,佛祖亲自到阳间过去找我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胆子了?一个人上天对付我都有胆子,帮我对付佛祖就没有了?”

    玉帝冷笑了一声,“还是你想趁机要点什么?故意装模作样的不说话?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让我顿时神色一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