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精品文学

和傻子做特别大 熟睡我偷偷的摸她下面

2020-07-09 11:03:02精品文学

简介 “她?她不是被西王母看中了?西王母一句话,她随时都可以上来,用不着我另外说什么了。” 玉帝摇头,随即他摆了摆手,“来人啊,将李天护送到南天门,不准他中途去别的地方!” 他

    “她?她不是被西王母看中了?西王母一句话,她随时都可以上来,用不着我另外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玉帝摇头,随即他摆了摆手,“来人啊,将李天护送到南天门,不准他中途去别的地方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门外便是两名天兵推门进来了,我心中苦笑,只能跟这两名天兵走出去,不过玉帝的声音继续响起,“你体内的那道剑意是你母亲的?”

    我转过头去,刚才被天兵包围,我准备动用这道剑意脱困而出的,但最终唐曼出手,让我保存了这道剑意。

    “阳间能有人凝聚出剑意,我看你母亲也不太简单啊,将这道剑意借我一用,对付佛祖的时候,我可能用得着。”玉帝缓缓说出了让我无奈至极的话。

    如何能借?这是我母亲给我的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看着玉帝,只能操控丹田之中的那道剑意透体而出了,一道透明的剑身悬浮在我身前,一出现后,一股凛冽无比的气息便是狂涌而出,在我身边的两位天兵脸色一变了。

    玉帝目光一凝,单手一招之下,将这道剑意收了起来,我心中一痛,这道剑意我使出来可能威力不算太大,但玉帝亲自使出来,可能就是排山倒海一般了。

    “别认为你吃亏了,你父母我会另外让阎王加五十年寿命以换取这道剑意的,这还只算是表面上的,阎王那家伙到底会给多少年,我可不知道,毕竟我可听说阎王跟你父母关系还不错的,给个百年往上都极有可能,山高皇帝远的,我也管不着……至于你的,你自己看着办好了……还有那斩龙剑,你自己用算了,我也收不回了……”玉帝大有深意的看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顿时一喜,对玉帝拱了拱手,玉帝对我一摆手,他体表冒出灵光,一闪的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望着空荡荡的龙椅,只能希望玉帝这次能够成功吧,不然我可能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跟着这两名天兵朝南天门走去,这是九重天,下去到一重天的南天门时间可能比较长,不过我首先按照记忆朝我师傅与黄帝下棋的方向看去,他们那盘棋可能下个个把月,甚至一年也是也是极有可能的,我师傅应该不会那么快回阳间,毕竟他在天界本身就有仙位。

    不过我心中还记得我师傅让我做的事,他一直没有对我说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对我提起。

    我只能下阳间等他回去再说了,这次来天界可能有三四天吧,也就是说阳间已经过去三四年了,也不知道阳间这三四年发生了多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着,我跟着两位天兵已经到了八重天,按照记忆,我朝灰雅儿所在的仙府方向看了几眼,随即朝唐曼所住的方向看了几眼,沉默了一下,轻声说了一句再见。

    不管她们听不听得到,我还是想再见到她们。

    不过准备下八重天的时候,我遥遥的看到了远处一个地方有两个身影,一男一女,赫然是消失已久的凤凰的,我看到凤凰脖子上挂着一串东西,似乎跟我昆仑之时,西王母送给我的东西一般无二,难道那时候准备去天牢里应外合的凤凰,半路是被西王母给“劫”了?

    与凤凰现在一起的男的,自然是麒麟了,我听不到她们两个在说什么,但麒麟最终犹豫了一下,轻搂了凤凰一下,随即后退,我能看到凤凰双眼晶莹,但脸上有释然的笑容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可能真的想通了。

    “天儿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我下意识朝另外一个地方看去,却是发现了我妈灰沐月,她和我一样,遥遥的看着麒麟与凤凰,我对两名天兵说我过去一下,两名天兵互望了一眼,无奈的说好吧。

    我感激的对他们说了一声谢谢,随即朝我妈灰沐月走去,她此刻神色十分复杂,因为凤凰与麒麟,我知道她很纠结。

    我站在她身边没有说话,很久之后,远处的凤凰朝这边深深的看了一眼,对我妈灰沐月点头,随即对我点头,然后朝远处飞去了,她可能被西王母直接点拨的也成仙了。

    而麒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他望着远去的凤凰背影,似乎也是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安静了一会,我想起了背包里面还有老鼠精灰叶叶的尸身,我便是拿了出来,递给了我妈灰沐月,灰叶叶一生都想成仙,但最终却重伤而死了,让我妈灰沐月收着,也算是完成她的遗愿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灰叶叶尸体,也是叹了口气,“跟她不合了很多年,其实她懂我,我也懂她,她的尸身我会好好保存的,过几天我会下阴间去找找她的魂魄,如果能找到,我会求阎王爷再给她一个机会,让她再入畜牲道,然后点化她的灵智,让她在新的一世继续修炼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我妈灰沐月这话,我顿时为灰叶叶感到高兴了,可能她下辈子会有个很好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,雅儿在……干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我妈灰沐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“问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,我妈灰沐月无奈起来,“你啊……我不知道,她去了玉帝所给的仙府就呆在屋子里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顿时心中担心起来,想说话,我妈灰沐月接着说道,“丫头是我女儿,她想什么我知道,你先下去,她如果想你了,感觉时机对了,她会主动下去找你的,我估计很快很快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我下意识问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去想……”我妈灰沐月一脸无语起来。

    我干咳了一声,随即说那我下去了,我妈灰沐月点头,她随即道,“替我跟你父母问好,我下去的时候,会找他们聊天喝茶的……还有,这个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我妈灰沐月再给了我一个锦囊,我记得这个锦囊上次让我妈灰沐月在恶鬼道现身了,这是她再给了我一个,以防我在阳间遇到未知的危险。

    我认真的说了一声谢谢,我妈摇头,“不是我的,是丫头的,你遇到危险了,打开她会立马下去找你……平时没事的时候,也可以主动打开试试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妈灰沐月干咳了一声,我一愣,她无奈的对我说,“小心点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然后对我妈灰沐月说了一声再见,她对我挥了挥手,我才跟两位天兵朝南天门走去,这一路走了很久,到了南天门之后,这两位天兵直接用飞得将我带了下去,到了那个悬崖之上的时候,我一眼看到了悬崖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多出的是远处悬崖边有了一个茅草屋,外面被编制的篱笆围绕,里面种着好看的花花草草,我心中顿时复杂了。

    我上天几天,我父母就一直在这里等我下来,而阳间的他们,已经等了我三四年了,我轻轻的朝茅草屋走过去,茅草屋的门是打开着的,一眼可以看到一名两边鬓发灰白,神情目光温柔的女人,正一手拿着写生画画用的笔在专注着画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她身旁,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好奇的看着女人画画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不时也是温柔的看着女人,而且手中还端了一杯茶,似乎生怕女人口渴了。

    女人有些无奈的撇头对男人说着什么,似乎意思是让他忙自己的去,但男人摇头。

    看着这这种夫妻和蔼的画面,我已经是热泪盈眶了,轻轻走了进去,轻声道,“爸,妈,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抬起头来,瞬间热泪盈眶之下,露出惊喜之色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