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精品文学

重生女主父母偏心妹妹小说 蛇夫君的大东西

2021-01-13 16:08:27精品文学

简介“试试就试试!”林月娥一听王铁柱还是个处男,她不由得有些兴奋,一只手直接就压在了王铁柱的粗壮上,“铁柱.......你这可真大!”“那月娥姐好好给我摸摸

“试试就试试!”林月娥一听王铁柱还是个处男,她不由得有些兴奋,一只手直接就压在了王铁柱的粗壮上,“铁柱.......你这可真大!”

“那月娥姐好好给我摸摸,争取再大点,好让月娥姐舒服!”王铁柱趴在林月娥的肩头,小声地说:“这东西可比老黄瓜好用多了!”

见着王铁柱揶揄自己,林月娥也不生气,而是用手指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,“好不好用等会儿才能见分晓,铁柱,你也摸摸月娥姐的,唔........”

王铁柱很快抓上了女人的饱满,他的手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呼吸急促之间,那硕大被林月娥拿了出来,反复的揉搓了几次,她央求道:“铁柱.......快,快放进来.......”

两人融为一体,有些忘乎所以。

“唔.......嗯........”

“月娥姐,你下面的水好多啊!是不是好久都没这么舒服了?”

“王大壮那东西早就坏了,咱们村别的男人也都不中用,说起来这活寡啊真是要了我的命!”

王铁柱对自己的东西还是有信心的,他忙表态,“月娥姐,打今起,你就不用遭罪了!来,快让我亲亲。”

说着王铁柱把林月娥搂在怀里,用嘴巴去亲吻着她娇嫩的脸蛋。

男人的气息简直让林月娥着了迷,她环上王铁柱的脖子发出嗯嗯的声音,两个人纠缠了一会儿,林月娥就觉得有些虚脱,她指了指边上的青草地,“铁柱,和月娥姐去那边弄吧!”

王铁柱见着林月娥动了情,自己的大家伙更是势力迅猛,他一把抱起林月娥两个人倒在了青草地上。

如同干柴遇见烈火,林月娥顺着裤腰就摸上了王铁柱的霸气,“铁柱,月娥姐帮你泄泄火吧!”

“那感情好!月娥姐的手可真软,在往下来点!”说着王铁柱抓着王月娥的手往上一压,两个人重心不稳,在草地上打了一个滚。

林月娥被撩的咯咯咯的笑,她把上衣撩起来,按压着王铁柱的脑袋吸她的大白兔,“铁柱,平日里瞧着你愣头愣脑的,没想到这事做的到行云流水!说,是不是昨个你刘姐教你来的?”

“月娥姐,真没有!”王铁柱忙着解释,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你和刘姐的花样,我可是学了不少.......”

林月娥脸上一羞,她就知道王铁柱没少看,她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那物件,“学了也实践不了,活该憋死你!”

“有了月娥姐,还能亏了我?再说月娥姐同意,可你那也不能忍,月娥姐,你都快把身子底下的青草给淹没了啊!”王铁柱一边说一边对准了林月娥的身体,向前一冲。

“唔.......你个臭小子,那么用力,都快给我戳破了!”林月娥嗔怪的说着,她尽力的打开双腿,方便王铁柱的进入。

毕竟是年少,没动几下王铁柱就觉得小腹一热,没控制住,直接打在了林月娥的身体里。

林月娥还在享受着男人的占领,热浪袭来她吓得不轻,“这.......这就结束了?哎呀,你怎么弄到里面去了?这要是中了,我咋在村里混?”

“就说是王大壮的不就行了?”王铁柱笑嘻嘻的往她身上摸了一把。

“大壮那东西早就不好用了!”林月娥冷哼了一声,反正都弄到里面,索性就放开了玩,她瞧着王铁柱那东西还高挺着,用手在上面弄了两下,“铁柱你刚可是爽了,月娥姐还意犹未尽的。”

见着林月娥放浪的神情,王铁柱也有些后悔自己弄得太快,他简直就的东西还管用,一个翻身把林月娥压在身下,准备再来一场。

“啊.......快点........”

“唔........嗯........死鬼,换我上来!”

草丛那边隐约的出来了女人的叫床声,王铁柱贴着林月娥的身体,压低声音问:“月娥姐,好像有人!”

“我听见了,这声音好像是从树林那传出来的。”林月娥正合计着,谁喊得这么痛快,却见着王铁柱把起了身。林月娥赶忙拦着,“你干啥去?”

“看看是谁大白天就敢喊的这么浪!”

“你还真是多事,怎么着,月娥姐还不够你玩的?吃着盆里的惦记锅里的!”

“瞧你说的,在我心里月娥姐是最好的,只不过你不好奇,这村里的男人可都不中用了,这女人到底和谁在干呢?听着声音,那男人一定挺厉害的,我去学学招数,将来好让月娥姐一样爽啊!”

这么一说,林月娥也有些动心,她拍了拍王铁柱的屁蛋,装作不情愿的说:“行吧,看在你的一片心意,姐就陪你这个小色鬼走一趟!”

“床底下,快!钻到床底下!”刘姐灵机一动,扯着王铁柱就往床底下拉。

这时外面的脚步声愈来愈清晰,就在村长王大壮推开门的瞬间,刘姐对着王铁柱的身子踹了一脚,直接把人给踹进去了。

王铁柱疼的骂娘,不过瞧着王大壮那双黄胶鞋进来,他也只能忍了。

“月娥,这么晚不回家,害的我好找!”王大壮进了屋,火气有点大,尤其见着两个人衣衫轻薄,脸蛋绯红,他的语气更是不对,“这大晚上的,你们在屋里半天不应声,干什么来着?”

林月娥白了他一眼,“王大壮,我天天伺候你一家老小,怎么着,现在出来找个姐妹唠唠嗑你都不许了?”

王大壮自从那方面不行之后,猜忌心就重了,他总觉得有人在打林月娥的主意。

这会儿见着林月娥气势汹汹的,他冷哼一声,“我不过就是问问,你急什么啊?莫不是这屋子里头当真藏着男人?”

一听这话,躲在床底下的王铁柱可算是吓个半死!

屋子就这么大,真要是较了真,这么大的人可没处躲藏啊!

好在有刘姐打圆场,“大壮,瞧你这话说的,咱们村子啥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就咱们村的那些男人相当于废人一个,就算是大姑娘脱光了站在那,也没有一个能进来的!你可担心个啥呢?”

王大壮刚也是故意的挑事,好能在刘姐这多待一会儿。

他平日里就瞧着刘姐的身段好,总想着往跟前凑合,不过刘姐却瞧不上他的家伙,要不是看在他是村长的份上,刘姐早就翻脸了,这些王大壮心知肚明。

所以他就趁着机会和刘姐套近乎,借机会揩油。

要不是碍于林月娥在场,别说是两个眼珠子了,就是那手都得探进去了。

“进不去是真,可是那群犊子,哪个不是花花肠子啊?”王大壮用胳膊肘碰了碰刘姐,“别说别人,就你家隔壁那个半个小子王铁柱,我瞧着就不是省油的灯!那小子平日里贼眉鼠眼的,一准在打女人的主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