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精品文学

往下边塞东西自己会掉出来吗 穿成被抱错的恶毒真千金

2021-01-13 16:17:05精品文学

简介现实中我是一个十足的屌丝,自卑,猥琐,不过网络上面我却是另一个人,在网络上,我就好像一个情场高手!连我都惊讶我自己,我在网络上面认识一个叫做祸水东引的女生,每天我和她聊的是不亦

现实中我是一个十足的屌丝,自卑,猥琐,不过网络上面我却是另一个人,在网络上,我就好像一个情场高手!

连我都惊讶我自己,我在网络上面认识一个叫做祸水东引的女生,每天我和她聊的是不亦乐乎,老公老婆互相称呼都算是小的。

果聊虽然还说不上,但是互发照片肯定是有的,解决了我多年找片的问题。

那天由于新招来的工人操作不当,导致流水线上面的好几十台机器不能正常工作,作为车间组长的表嫂被领导叫了过去谈话,所以那天我们车间早早地就下班了!

我回到家里后,洗了个热水澡,就坐到沙发上面看电视了。

不一会儿,表嫂也回来了,她手里提着几个包子,脸色铁青,我看估计是被领导给训话了。

也是,那几个员工,刚来几天就上机器,能不出问题吗?

表嫂把包子给了我一袋,告诉我早点睡觉,明天别迟到,然后就没有说话了,砰的一声把门关了。

我看见她心情不好,也没有多嘴说话,吃完包子,就匆匆回到房间睡觉了,表嫂总是这样,在厂里和家里都是一副表嫂如母的样子,把我直接当儿子对待。

我躺在床上,打开微信,找到祸水东引,对话框上输上:“老婆,我想要。”

可是今天祸水东引却好像不在线!

我直接打开附近的人,看看能不能找到猎物。

我照着列表一个一个给发了消息,按照我以往的情况来看,基本上是没有戏,可是今天我却收到一个好友添加的消息。

词主夫人已添加您为好友,再看我打招呼的内容,居然是粗黑长。

词主夫人?

我打开头像一看,瞬间就懵逼了,这个人我再熟悉不过了,不就是和我朝夕相处的表嫂吗?

正当我愣神的功夫,对面发过一条消息:“你好。”

我长吸了一口气,幸亏我的这个微信号隐藏的很好,就是专门用来泡妞的,里面什么个人信息都没有。

“讨厌,你说什么黑长粗啊?”

轰隆!

就好像天空一声闷雷,我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十分严肃的表嫂居然会这样说话!

表嫂在我眼中一直都是很认真的一个人,平时她不去ktv,不和其他异性接触,私生活很检点,和我表哥的关系也很好。

如果是其他女孩也就罢了,但这可是我表嫂啊。

也许是见到了表嫂不为人知的一面,我心里非常的兴奋,同时脑子中爆发出许多日式动作片中的桥段,心和身体都开始激动了!

说实话,表嫂长得还是十分漂亮的,一米七几的个子,身材修长,凹凸有致,重要的还有一双美长腿和一头长发!

我按耐不住心里的骚动,迅速给词主夫人发了一条消息:“你懂的,少则一小时,多则五钟头,一夜七次不行,五次绰绰有余!”

“讨厌啊,你们现在网上的男人都是这么直接的吗?”词主夫人回复到,还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。

我说我现在在东莞出差跑业务,是一家大型广告公司的业务总监。

在网上,我总不能把我是一个小厂打工仔的身份说出去吧,这样我哪能泡到妹子?

词主夫人回复了我一个色色的表情,“你这样能赚好多钱吧?”

我嘴角一笑,立刻在对话框输入文字:“还行吧,至少车子房子都有,就是常年在外面跑,精神有点空虚。”我发了个叹气的表情。

依我多年玩微信的经验来看,这会女的就该上钩了。

我点燃一根烟,靠在床沿,静静地等着回复。

可是我却失策了!

足足有五分钟,词主夫人没有给我回复!

我坐不住了,给词主夫人又发了一条消息:“美女,是睡着了吗?”

“没有,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,晚上睡不着,醒来还出汗。”

我笑了,弹了弹烟灰,纵横网络一年多的我如果还不知道如何回话,那我也太out了!

“你这是因为长期没有性生活的原因,才会导致这些问题出现,如果长时间得不到解决的话,会加速衰老!”

本以为我说的话就已经很露骨了,没想到表嫂给我的回复更让我吃惊。

“那你来帮我解决啊!”同时还有一张羞射的表情。

我的心情已经不再是兴奋了!而是快要激动的炸了出来一样!

面对老板娘的疑问,陈总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刚才被电话铃声吓了一跳。”

说着,他岔开话题,问道:“对了,谁打的电话啊?”

老板娘说:“吴莉打来的,说过两天过来找我玩儿,要在咱们家住几天,她老公人在外地办事,办完也过来,说要跟你叙叙旧。”

陈总急忙问:“她什么时候来?”

“后天。”老板娘说:“到时候你让王浩陪我一起去机场接她。”

陈总点了点头,一脸的郁闷。

这时候,老板娘开口问他:“老公,咱俩还继续吗?”

陈总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里,一点状态都没有。

于是他挠了挠头,笑道:“老婆,你等我一下,我先上个厕所。”

说完,不等老板娘回应,他便走到电视柜前,悄悄拿起了手机,给我发了一条微信:

“王浩,你还能行吗?”

我其实心里依旧心有余悸,收到陈总消息,低头看了看,感觉好像一点那方面的精力都提不起来,用力搓了几把也没见有什么反应。

看来,状态一时半会是恢复不过来了。

于是我只能回复道:“对不起啊陈总,我好像刚才被吓到了,今晚怕是不行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