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精品文学

学长课桌下不安分的手 在公交车上被抢行进入 小说

2021-01-14 11:47:37精品文学

简介我顺势扑上去,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让王胖子忍不住惨叫起来。紧接着,我坐到他身上,朝着他脸和头左一拳右一拳,拼了命往死里揍,打的他鼻青脸肿,满脸是血,连连哭喊求饶。“小辰,别打

我顺势扑上去,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让王胖子忍不住惨叫起来。

紧接着,我坐到他身上,朝着他脸和头左一拳右一拳,拼了命往死里揍,打的他鼻青脸肿,满脸是血,连连哭喊求饶。

“小辰,别打了,再打就出人命了!”

如果不是嫂子及时把我拉住,恐怕以我失去理智的怒火,要把他直接打死。

我的拳头也有不少血,不过不是自己的,而是王胖子脸上的。

我从他身上站起来,冷冷的瞪着被我打的满脸是血的王胖子道:“死肥猪,以后你特么在敢动我嫂子一根汗毛,我直接弄死你!”

说完还朝他身上吐了口唾沫,才对周婷说道:“嫂子,咱们走吧,以后别在这破公司干了。”

周婷衣衫已经整理好了,不过衬衫的纽扣看样子被王胖子扯坏了,饶是她用手紧紧的遮掩,还可以看到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两团被紫色文胸包裹的半球。

我带着嫂子转身离开,还没走到门口,突然感到不妙,身后似乎有一阵阴风袭来。

我下意识的转身,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,一把推开嫂子的同时,自己也跳了开来。

不过还是慢了一步,一只水晶烟灰缸狠狠砸在我大腿上,疼的我当场倒地,捂着大腿倒吸凉气。

“麻痹的,居然敢打老子,看我不整死你!”

只见满脸是血的王胖子已经到了我近前,手里还举着一张板凳,“哐”的一下狠狠砸在我背上。

我惨叫一声,趴在了地上。

王胖子得势不饶人,再次举起凳子,想对我进行第二次攻击。

我疼的冷汗倒流,都快晕过去了,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。

我以为自己要完了,没想到关键时刻看到嫂子出现在王胖子的身后,手里拿着玻璃杯“砰”的一下就砸在王胖子的后脑勺。

玻璃杯瞬间粉碎,而王胖子也是头破血流,根本来不及叫唤一声,便翻着白眼倒在地上,晕死过去。

这一下,可把嫂子吓坏了,目瞪口呆看着倒在地上的王胖子,急道:“小辰,他……他怎么了,不会被我打死了吧?”

“别担心,他死不了,只是晕过去了而已。”我咬了咬牙,忍着背后的剧痛慢慢站了起来。

嫂子松了一口气,赶忙过来搀扶我。

我说:“嫂子,咱们走吧。”

“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,别万一真死了。”周婷担心的问道。

我看他头上血流不止,也怕王胖子因为失血过多致死,便点了点头。

打了120之后,嫂子便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我离开了他们的公司。

本来嫂子要送我去医院的,我却坚持说不用,又没伤筋动骨干嘛去医院。

回家的时候自然是嫂子载我的,我忍不住问道:“嫂子,到底怎么回事?你不说王胖子下班就回家了吗?”

“谁知道他吃过晚饭又赶来了公司,如果不是其他两个加班的同事在,他早就对我下手了。后来他忍不住了,便把那两个同事打发走了,我也想走,他却拦住了我,然后就想在办公室非礼我,幸亏你及时赶到,不然……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哥……”

说话的时候,嫂子语气已经带着哭腔。

我赶忙安慰嫂子说现在没事了,只要有我在,谁都欺负不了你。

“小辰,要不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,这三年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。”嫂子说道。

“嫂子,委屈你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找到我哥的。”

“他要是死了怎么办?”嫂子突然说道,声音因紧张而显得颤抖。

“你放心,我哥本事那么大,不会死的。”我目光坚定的说道,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,还是为了安慰周婷。

到了我们住的小区,我背上和大腿的疼痛已经缓解了不少,不过爬楼的时候还是有点吃力,疼的我面色有些扭曲。

嫂子忍不住关切的问道:“小辰,真的不用送你去医院看看吗?”

“不用,我骨头又没断。家里上次不是买了红花油吗,效果挺不错的,我回家擦一下就行了。”我对嫂子笑着说道,无意间又看见了她衬衫开口处的两团雪白,显得极为诱人。

我赶忙挪开眼,不好意思再看。

回到家第一时间,我回房间找到了红花油。

坐到床上,我脱下自己的裤子,只见大腿内侧一块红肿的淤伤,一直延伸到根部。

我稍微碰了一下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王胖子这家伙也狠了。

随后我又脱掉自己的外套,光着上身正准备擦药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小辰,你要不要紧?嫂子进来了啊。”

不由分说,周婷已经推开了我房间的门。

我第一时间拿被子遮住大腿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我没事,擦一下药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此时嫂子已经洗完澡,换了一身黑色的吊带睡裙。

她走进来的时候便带着一阵香风,半透明的睡裙中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,平坦的小腹毫无半点赘肉,裙下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在灯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,让我有些挪不开眼。

“还说没事,都伤成这样了!”周婷的眼神盯着我的背,露出了心疼的神色。

我自己看不到,便让嫂子拿一面镜子照给我看,伤的和大腿根部差不多,不过面积更大。

“你还没敷药吧,嫂子给你擦红花油。”周婷说着拿起一旁的红花油,坐到床边。

我连忙说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

“别逞强了,我看你背上怎么擦,还是嫂子来帮你涂药吧。”

嫂子让我转过来,背朝着她。

我有些尴尬,不过还是照做了。

嫂子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背,柔声问道:“疼吗?”

“还好。”我咬了咬牙,实际上确实很疼,不过嫂子的手指柔嫩冰凉,又给我带来一种不一样的触感。

“哎,都是嫂子把你害成这样。”

“嫂子,你千万别这么说。你是我嫂子,就算我有事,也不能让你有事。”我由衷的说道。

嫂子听了笑了起来,接着她便为我涂抹红花油。

她的动作轻柔细腻,让我感受到红花油火辣清凉的同时,也能感受到彼此肌肤不时接触所带给我的异样感觉。

似一阵阵细小的电流,让我浑身有些发酥。

不仅如此,嫂子似乎还有意无意的将胸贴在我背上。因为我能明显的感受到两团饱满柔软顶在我肌肤上,随着她的动作,微微晃动游走,似为我按摩一般。

这种滋味实在太过美妙,让我不自主的有了反应。

嫂子帮我背上涂好了以后,我感到一阵清凉舒适的药效席卷而来。

“对了,你大腿还受伤了吧,我帮你也涂一下。”嫂子的脸好像有点红,柔声对我说道。

我的脸一下子红了:“不……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嫂子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你的伤是因为我造成的,嫂子帮你擦药怎么了?”周婷注意到我的脸色,忍住住笑了起来:“你不会害羞了吧?看你一个大男人长得挺壮实的,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。”

被周婷这么一刺激,我便豁出去了,她都不在意,我在意什么。

我随即掀开了被子,只穿着一件短裤的我因为刚才嫂子背部擦药的诱惑。

嫂子这时注意到了我裤子的异样,脸色瞬间羞红,不过下一刻,她的目光落在我大腿的伤势上:“伤在这里?”

我点了点头,下意识的用手挡住,有些不敢看周婷的眼睛,说道;“我……我自己来就行了。”

没想到嫂子还是不愿意,不仅如此,居然还让我脱裤子。

“啊?”我瞬间傻眼了。

“啊什么啊,让你脱就脱,难道你还把嫂子当外人不成?”看的出嫂子也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强装镇定道。

不过关键时刻,我的脑子还算比较清静,一咬牙,赶紧关上房门,遏制了自己猥琐贪婪的想法。

我回到房间,扔下公文包,给自己倒了杯水大口的喝着,喘着粗气。

虽然我哥失踪了三年,但她毕竟是我嫂子,我怎么能有这么龌蹉的想法,想要对我的嫂子下手呢?

而且我有女朋友,我女朋友叫韩琳,虽然异地相隔,但是我们的感情一直保持的很好,除了每天必要的短信和电话问候,有时在深夜的时候还会视频通话,以达到精神上的共鸣和满足。

我怎么能有对不起韩琳的念头呢?

想到这,我忍不住拿出手机,有些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想要和韩琳视频聊天。

结果提示关机,我想大概这个点韩琳已经睡了吧。

我躺在床上,心里有些空虚和难受。

心想,如果韩琳就在自己身边,和我一起在江海市打工,那该多好。

可惜这事根本不可能发生。韩琳在家乡青州市一家国企上班,不可能为了我辞掉朝九晚五,薪资福利都很不错的工作。

而我之所来江海市,也是为了和嫂子一起找我哥。据警察调查得知,我哥最后失踪的几天,就待在江海市。

所以我们就是想在这座巨大的城市希望能找到我哥的踪迹。

可三年过去了,依旧没有任何线索。